首页|河南|要闻|专稿|视界|报料台|豫评|消费|房产|汽车|旅游|健康|文史|教育|科技|娱乐|体育|校园
摩拜单车成网红 共享经济造英雄
发稿时间:2016-11-04 00:00:0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投稿邮箱:zqwhn001@126.com
   

  10月28日,广州市街头的摩拜单车。当日,摩拜单车在广州开始大量投放。徐颖/视觉中国 摄

10月15日,广州市,华南农业大学里的ofo共享单车。 徐颖/视觉中国 摄

  周一早晨,离东直门地铁站只剩最后两公里,胡同口的人潮越来越密。上班族陈焕打开手机,习惯性地点开了一个名叫“摩拜单车”的App,开始定位搜索,等待地图上橘色小点的出现,他在等待租一辆自行车。“在任意非机动车停车点停靠,半小时租金一元钱,只须交付一定的押金即可使用。”陈焕说。

  没有停车桩、不用办卡,定位、扫码、开锁,三步完成,上车即走……11月1日,在网约车新政于全国各地开始正式推行之时,新晋网红车——“摩拜单车”已经将步伐迈入深圳,这是继上海、北京、广州之后正式运营的第4个城市。

  抓住用户出行的“最后一公里”

  11月2日,一位在上海浦东新区南汇新城的旅客,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感慨:厉害了word车,上海这么偏僻的一角,竟随处可见摩拜单车、ofo!(两家共享单车公司——记者注)

  不仅是上海,橘红色的车轱辘在北京的街头也越来越常见。在摩拜单车CEO、前Uber上海总经理王晓峰的眼中,抓住“最后一公里”的短途出行市场,让那些用汽车出行的人短途改用自行车,对节能减排、缓解拥堵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

  王晓峰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打了个比方:如果骑自行车,只需要占用约1平方米的道路面积,而汽车则大得多。如果说服100万上海人短途出行不坐出租车、网约车,改骑自行车,瞬间能少占几百万平方米的路面。

  摩拜单车的目标是在年底前为每个城市提供至少10万辆自行车,并逐步向其他城市推广。目前,有大约3万辆摩拜自行车分布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这些城市的人口加起来超过7400万。截至今年9月,摩拜单车已经完成超过1亿美元的C轮融资,而号称拥有超强供应链支持的小鸣单车,面向学生为主、首创无桩共享单车出行模式的ofo等共享单车公司也先后抢滩用户出行的“最后一公里”。“照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能节省的路面,何止几百万平方米。”陈焕发出这样的感慨。

  中国在过去20年里汽车保有量增长迅速。根据交通部的数据,1995年,中国的自行车保有量达到6.7亿辆的高峰,此后逐年下降,截至2013年年底,约为3.7亿辆。

  2014年,自行车共享世界地图网站对世界范围内的自行车规划进行的统计,中国拥有超过40万辆公共自行车,超过了世界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国内几十座城市设有共享项目自行车,大部分自2012年投放使用。

  公益组织拜客绿色出行负责人叶宗论表示,网约自行车与公共自行车一起,已日益成为改善城市慢行系统的一个触发点,两种资源同时发挥作用,各有各的优势。

  种种考验下的“网红单车”

  城市公共自行车的发展在我国由来已久,以被誉为“世界最大的公共自行车”项目发源地的杭州为例,截至2015年年底,杭州已拥有公共自行车近10万辆。今年8月,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宣布杭州公共自行车正式迈入移动互联网租车时代。据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的统计,每个月有五六百辆公共自行车因租车人操作不当、还车时车未锁、临时停车被盗等原因丢失,办卡难、还车难等问题也颇受诟病。

  网约车市场的发展催生了共享单车这样简单易用的互联网共享经济产物,但它的发展之路似乎没有王晓峰想象的顺利。“摩拜单车确实很方便,但是太难骑了。”北京的上班族王晓(化名)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短距离骑行的话是一个挺好的选择,比如一两公里,但是长距离骑行会感觉有些吃力。”

  据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摩拜单车集全铝车身、防爆轮胎和轴传动等高科技手段集于一体,车子没有链条,全靠轴来传动,并采用实心胎使其坚固耐用,却也在无形中增加了车身的重量,一般女性几乎无法将其抬离地面。与此同时,车座无法调节,部分车没有车筐,也影响着这批银橙色共享单车的使用。

  相比于过去的城市公共自行车,共享单车的最大改进就是通过采用GPS定位以及取消停车桩,真正将单车变成了一种随用随骑、随停随锁的“共享品”。但从另一方面看,没有停车桩,城市人口固定的流向与共享自行车的无序流动形成矛盾,加大了找车的难度。

  有业内人士提醒,网约汽车与自行车的不同在于,前者配备的“监护人”(司机)足以让车辆拥有足够的自主移动性来实现与乘客潮汐流的实时匹配,汽车的数字化实质上是通过司机的手机客户端来完成的;而网约自行车的数字化目前发展仍较为原始,共享单车的“不可自行性”难免会削弱乘客使用的便利性。

  痛并快乐着

  “共享经济是痛并快乐着。”微尚创客CEO曹升说,“共享出行是共享经济非常重要的板块和模块。”

  极牛CEO吴际超称,共享经济在信任成本比较低的行业里面更容易拓展。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公共交通用具的便利性被充分发挥的同时,人们自觉参与租用共享单车的道德风险面临着考验,统一停放管理的缺失增加了“公车私用”的可能,通过“密码锁”和“定位”组成防止被盗的最后一道防线到底能够坚持多久,如何让无秩序下的公共资源得到有效的分配,都是共享单车需要解决的问题。

  目前,几家网约单车企业正通过精准定位等差异化竞争方式各自开拓市场。创立于2014年的ofo共享单车瞄准学生群体,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同时还协助高校回收、改造废旧自行车,以解决“僵尸车”的问题。而小鸣单车预计在年底前投放40万台车,与主打高端市场的摩拜单车竞争。

  “骑过摩拜单车,再来骑ofo小黄车,顿时感觉轻快了很多。”大三学生童子涵(化名)说。他曾经做过一个成本核算,从地铁站到实习公司往返两段短途路上使用摩拜单车,每天花费2元,一个月就40元,与在网上可以淘到的二手自行车价格相差不大,但后者还可以转手再卖出,“我已经准备把摩拜App的押金退了。”

  广州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说,“无论是公共自行车还是网约自行车,它们都在为市民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难题,但还需要与城市规划,和交通接驳相匹配,才能增加其便利性。”共享单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原标题:
责任编辑:褚延磊
相关新闻
1469757493127 (1).jpg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人才招聘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Youth.cn. 请发送qnb至10658000 订阅手机青年报

可信网站
共青团中央主办 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承办 版权所有:中国青年网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1020872号-17 京公网安备110105007246